鬼故事_鬼小姐鬼故事_鬼小姐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鬼小姐故事网 > 风水知识 > 正文

风水·科学·“风水科学”

来源:未知作者:十二时间:2020-02-13 20:14

  桔梗

  将近一个月前,我在寄给陶世龙先生的信中批评了游修龄教授关于风水不负责任的言论。今天看到,游教授在自然史研究所的网站上很委屈的说:“不知何故,两位(陶世龙和桔梗)对这序言的批判,并不是针对内容而发,而是把它等同于宣传迷信的文章看待……”、“为什么对这些叙述只字不提,只顾挥舞迷信的大棒”。然后似乎有点赌气地说:“所以这篇闯了祸的‘宣传’风水迷信的‘说风水’是唯一的一篇,再也不会有续篇,继续宣扬迷信,两位可以放心”。
 

  这不是一个我放不放心的问题。我不是反科学文化人,没有抢占什么“话语权”的兴趣,也没有挥舞什么“迷信的大棒”(此处大概应该理解为“反迷信的大棒”,或者反科学文化人概念上的“霸道的”“科学主义者”)。我此前对于游教授的批评,确实是针对其内容的。今天,我就把我的观点再详细叙述一下。
 

  1、 风水是迷信
 

  《辞海》把风水解释为一种迷信,是正确的。这不是一个“给风水定了性”的问题,而是因为事实确实如此。李约瑟采用了查利特的定义,认为风水是一种“调整生人住所和死人住所,使之适合和协调于当地宇宙呼吸气流的方术”。我在前一篇文章中已经说过:“风水学”或许包含过一些现在看来正确的知识,然而这些正确的部分完全是经验的,根本没有形成科学的理论。 倘若巫医的某些做法有科学的成分(说不定用的什么草药真的对症嘛),我们是否有大力推广巫医的必要?风水真正能解决的问题很少,我们遇到的新问题它更无力解决。
 

  2、 请游教授澄清,李约瑟到底把风水归为“伪科学”还是“准科学”
 

  据我所知,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2卷“科学思想史”第14章“伪科学与怀疑主义传统”中,明确地把“风水”归入了伪科学——占卜的一类。如果游教授觉得中译本有错误,或者甚至英文原版也错了,那么请提出证据。
 

  3、“燕子也具有风水的本能”
 

  游教授说动物筑巢也是风水,那么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生态学其实就是风水学,生态系统就是风水系统。游教授在这里说的“风水”,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风水,不仅我们感到不满,真正的“风水先生”也会感到不满。
 

  4、“我从来不看风水方面的书,一是不相信,二是没有时间。”
 

  游教授在《说“风水”闯祸了》中的这句话让我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因为游教授明明这样说:
 

  奇怪的是,风水也似“六十年甲子团团转”一样,居然也有时来运转的时候。从20 世纪下半叶以来,中国则迟至文革以后,风水这个古董,又慢慢地得到国内外的再认识和再评价,拨云雾而见青天,发现它还有未被认识的科学内含,而且这种内含还远未得到发掘和研究,还是个有待开发的宝藏。
 

  在选择风水环境的实践过程中,人们逐渐累积起许多的经验体会,于是产生了抽象的理论认识,以后又慢慢形成体系,这就成为风水或堪舆的理论,以及它们的流派。清乾隆修的《古今图书集成·艺术典》专辟《堪舆部》,收集了历代有关风水的各种文献,达30卷之多,可谓集中国堪舆文献之大成,里面充满了从阴阳五行八卦所演绎出来的风水理论和操作要领,并附有大量的图解说明,现代人看来,会觉得不知所云,难以理解。主要是现代人生活在科技知识的环境里,对历史上留传下来的很难理解的《易经》、《河图》、《洛书》、 阴阳、八卦、五行及其大量的阐释文献,非常陌生了。
 

  这两段让包括我在内的读者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游教授是研究风水的行家里手,在游教授看来,风水来了个咸鱼翻身,真是“风水轮流转”。既然游教授“从来不看风水方面的书”,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游教授的这篇“序言”不负责任呢?
 

  5、“越来越深入地理解‘气’的本质”?
 

  这是附带的一个问题。如果现在问“气”的本质是什么,那么答案也非常简单:“气”是一个已经死亡的概念,无论汤川秀树、李约瑟、钱学森是否(真的)说过什么。
 

  6、“科学技术双刃剑”
 

  “科学技术是双刃剑”这样一个反科学文化人特别喜爱的反科学口号,也出现在了游教授的序言中。游教授认为“西方学者开始注意到中国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有助于弥补西方还原论的不足,其中也包括风水的考察理解在内”,也有点这种味道。 不过游教授和“西方学者”大可放心,所谓的“天人合一”从来就没有成功地解决过什么问题。它的唯一价值,就是让人处于一种莫名奇妙的陶醉状态。
 

  7、“风水科学”与鬼话
 

  让我感到不安的并不是有人研究风水。事实上,风水当然是可以研究的,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对风水的研究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过去文明的窗口,让我们能够理解过去人们的行为和某些还没有解开的问题,例如某些古代建筑的布局。这如同商博良解开了古埃及象形文字之谜。让我感到反感的是,有人要把风水上升到“风水科学”的高度。鲁迅的一段话颇值得回味:

  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随感录三十三》)
 

  风水其实可以和占星术、炼金术类比:它们都是前科学时代的产物。但是今天我们只学习天文学和化学,而不学习占星术和炼金术,因为它们是那样的粗陋,即便其中有一些朴素的实践知识,也已经完全没有学习的必要了。现代天文学从知识的丰富程度到预测的精确度都要远胜于占星术所能提供的同类部分。在一个已经能用物理学的知识计算简单体系的化学反应的时代,我想不出炼金术还有什么价值。风水也是一样。我们今天称之为环境科学的知识,已经能够为我们提供大量的、精确的知识,而不是如同游教授说的那样。今天,如果要让我们生活的更好,让这个地球能够更长久的延续下去,那么我们只有求助于现代科学——也就是在吴国盛教授号称要“拯救”的那个“西方科学”。
 

  真抱歉,科学就是科学,没有什么“东方科学”,更谈不上什么“风水科学”。把风水上升为“风水科学”,除了让科学带上一点鬼气,还能带来什么呢?
 

  8、还是请游教授谈谈实质问题
 

  科学时报的编辑在我看来确实是有水平的,因为这位编辑对游教授文章的节选恰恰代表了一些人典型的想法:1)西方科学过时了,或者“面临着危机”。2)“过去的好时光”也会咸鱼翻身,风水、“天人合一”等等陈词滥调也有再度登台的可能。3)“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等等。
 

  这些所谓的主张都已经有很多批驳文章,如果游教授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那么就请提出证据。“风水阻止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尽管有很多人喜欢引用李约瑟的一句话“总的看来,我认它(指风水)体现了一种显著的审美成分”,但是传教士麦高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的话仍然值得我们牢记:一种自大而怀旧的心态,是多么的有害。
 

  游教授年龄大了,我总是有一种担心,害怕出语不慎伤害到游教授。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游教授仍然有继续谈“风水”的权利,我完全支持这种权利。然而有一个前提,无论年龄,无论学术头衔,唯一值得相信的只有一个:证据。
 

  另:我对于王深法先生的这本“风水”书很感兴趣,确实很想知道王先生是如何“重新认识风水、评价风水的风水回归热,还给它以应有的地位”的。

上一篇:从“来龙去脉”谈城市风水选择之要

下一篇:设计精神新论(一)——从中国园林看堪舆与形式美

标题:《风水·科学·“风水科学”》
地址:
声明:《风水·科学·“风水科学”》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