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_鬼小姐鬼故事_鬼小姐故事网 首页
当前位置:鬼小姐故事网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幽园鬼事录之鬼灵道

来源:未知作者:十二时间:2020-02-12 22:29

  这天是姥爷生日,晚上邀来几个客人对饮,我也搀和进去吃饱饭就倚在炕边听大人们谈话。对起初谈的内容我基本不感兴趣,唯独对后来梁三叔谈的鬼灵道的事听得入迷,至今那些情节还记得清清楚楚。

  只见梁三叔吱的一声、主动干了一杯酒,把空酒杯往桌上一放说:咱先壮壮胆,你们没走过鬼灵道吧?我走过!。

  姥爷接过话:解放前鬼灵道出现的多,现在少了,酒后走夜路偶尔有迈上的。一般在鬼灵道里碰上的死去的人多些,进入鬼灵道,如同一步从人间进入鬼路一样,天亮走不出来就麻烦了。

  梁三叔说:

  嗯,说来这事儿已过去22年了,记得那是1957年秋,我也就刚三十岁,当时我在水泥厂干临时工,厂里人还在石屯村给我找了间空房住着当宿舍。那房是土坯房,孤零零的盖在村头,里面只有一个炕、一张方桌和一把椅子,其余东西都是我自己带来的。

  那天推了一天砖坯子,也是太累了。回宿舍的路上不见一点光亮,走了好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影。眼见快到宿舍了,总算迎面有个人过来了。我还没看清他,他却给我打上了招呼:‘才回来呀!’。

  一听声音是我嘟嘟哥,我惊喜了一下,而对方却非常冷漠,只丢下一句话:‘快回老家看看吧,你娘摔着了!’。他很冷淡地说完就走过去了。我再追问,他却毫无回音。

  我很奇怪,原来嘟嘟哥是很热情的人,今天怎么了?回头再找却没了踪影。身子累了,也顾不得多想,就回到了宿舍。点上油灯,发现不对劲儿,我出去时碗是在桌子上放着的,此时却在炕头上摆着。我换洗的衣服原本压在枕头下,当时却挂在了墙壁上,跟个吊着的人影似的。

  屋门锁的好好的,窗户插得严严的,怎么会这样呢?又想起嘟嘟哥对我的态度,更觉奇怪,就算我娘摔着了,也不能那样通知我呀?我啃了个凉馒头,吹灭灯,就想临时躺一会儿,但总觉得屋里还有其他人,躺在炕上侧身眯眼瞧瞧,见西面墙上好像立着个人影。

  这时我突然想起、刚在路上碰到的嘟嘟哥去年开春已经死了啊。我头皮发炸,立即坐起,又急忙点亮油灯,再看西墙那人影晃了下就没了。

  此时,韩老八叔插了话:来,梁三,咱俩干一杯,给你再壮下胆,我相信喝下此杯酒,后面的情节更好听。

  于是,推来搡去,俩人又各干一杯。我姥爷插空说:这不叫鬼灵道,鬼灵道比这可怕的多。

  说着、我姥爷又拿起铜壶子,把酒壶盛满酒,韩老八叔又拿起酒壶斟满桌上的空杯。

  梁三叔说:我还没说完,你们就把话头岔开了,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呢!。一向少言寡语的金环大爷接着说:先让他把事情讲完,老八当评判员,其余监督,如果内容不实诚,罚酒三杯。

  谈鬼事给老头子庆生日,别开生面,想不长寿都难啊!,韩老八叔笑着插话。听完鬼灵道,把鬼都吓跑了,肯定无限长寿啊,梁三你就继续讲吧,哈哈!我姥爷接过话头对梁三叔说。

  梁三叔又讲了下去:我在油灯前,稍事休息,体力多少恢复些了,寻思着嘟嘟哥生前虽然舌头大,说话嘟嘟噜噜的,可从不胡来,特别稳重。又想到几天来眼皮直跳,做梦都有鬼上门,我判断可能真会发生什么事儿。

  于是我从桌子下拿出前天刚打的半瓶散酒,就着咸菜,一饮而尽,锁好门就往老家赶。过了石屯街十字路口,也许是步子急,突然有‘扑通’掉下去的感觉,但脚下啥也没有,路还是原来的路。

  只见路边四个道士模样的人正在饮酒,天太黑也看不清模样,只听到他们在吟诗----又是鬼门关、又是三角印、又是‘幽冥界中一杯酒,天庭门下千年秋’什么的。我也不搭理,只管往前走。

  只听其中一人小声说:‘闯进个人来!’,另一个答:‘就让他过去吧’。走过石屯那棵大柳树,就看见前面路中有个白影子,忽大忽小,变化万端。那白影虽在我前面不远,我却怎么也超不过去,总是和我保持着一定距离。

  我定了定心想,天下只有鬼怕人,不能人怕鬼。想到这里,我走的更坚定了。正往前走间,天突然变得更黑了,抬头看看天上星月啥的全没有了,而前面的白影却更加清晰起来。

  白影大时有两人多高,几乎能顶到小树头,还能够看清白影化成人形呼呼哒哒往前走的样子。走着走着,见白影越过了前面两个人影,那两个人影走的很慢,到近处才看清是前面的用铁链子在拉着后面的往前走。

上一篇:鬼事连篇之幽灵鬼船

下一篇:幽园鬼事录之鬼跳神

标题:《幽园鬼事录之鬼灵道》
地址:
声明:《幽园鬼事录之鬼灵道》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